若怜止水

【谷戚】家中不明生物 01

*房东谷x房客戚(大致)
*现代paro
*不定期更新
*ooc预警

01

谷子有一个习惯,每天吃完晚饭后的剩菜剩饭都会收集起来,下楼倒垃圾时顺便将剩饭放在那条经常聚集着一些流浪猫狗的小巷里。

以往,只要谷子将剩饭放在那猫猫狗狗就会叫唤着凑上来;但最近谷子发现它们不太对劲,饭菜摆在它们眼前却一个个都畏畏缩缩的不敢上前,可第二天谷子下楼一看饭盒,却发现已经被吃的精光了。

……它们不会是讨厌我吧?

这天天色已晚,谷子像往常一样下楼送饭,流浪猫狗们还是不知为何照样不肯吃,谷子皱了皱眉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开了,走到楼道口,探头往小巷那张望,发现有个身影鬼鬼祟祟的人往小巷口挪去,谷子耐住性子看着那人走进小巷后自己也从楼道口走了出来往小巷走去,隐隐约约听到了几声犬吠声和一个人的叫唤声。

……不会是狗贩子吧?

走到小巷边后,谷子探头一看便目瞪口呆。

……这是在和狗抢饭吃?谷子莫名有些心生怜悯,不料那人正巧抬起了头,两人眼神交汇,昏暗的灯光下谷子发现对方的神情有些吃惊。

那人随后伸出一只手向谷子使劲挥了挥,谷子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视线却随着那人手的挥动而改变了视线。

“你你你你你!你看的见我???”小巷里那人像是确认了什么兴奋的丢下饭盒跳了起来,看起来马上就要手舞足蹈的朝谷子跑去。

谷子了然,小声骂了句“晦气”,视线从那“人”身上移开来,转了个身,若无其事的朝楼道口走去。

……我什么也没看见。

“喂喂!你别走啊!我跟你说你做的饭可好吃了!像你这种这么有爱心的会丢下一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见死不救嘛?”

无家可归的鬼我可管不着。

谷子疾步走向楼梯口准备上楼回家,却不料被那“人”抓住了衣袖。

???现在的鬼都这么高级的?还可以直接触碰了?

“噫都说了别走呀,你不是看的见我嘛?就这么走掉不怕我半夜找你啊?”

谷子用力扯了扯袖子发现那“人”力气大的很根本挣脱不开。

谷子无奈,只好转身,对方很识相的松开了手嘴里还滔滔不绝:“嘿嘿嘿嘿嘿我就说嘛你肯定看的见我的嘛,我跟你说我在这附近呆了好几个月了,周围的人都看不见我,真的特别奇怪,不会是这附近的人都得了什么眼疾吧……”

谷子低头看了眼对方有些虚无缥缈的身形,心想,不会真有“人”会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吧?

“你…跟着我想干嘛?”

“……吃饭。”

“……”

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谷子又转了身重新往楼上走去。

“欸…喂!怎么又一声不吭的走了?等等我!真的,这么多天我就遇到了你一个看的见我的人,别走啊…”

谷子感到自己的良心收到了谴责只得道:“……吃完就走。”说完便继续上楼。

“切…”那“人”对着谷子做了个鬼脸但随后还是乖乖的跟了上去。

家里也没菜了,剩饭刚刚也被某“人”在小巷里给糟蹋了,所以……

“诺,吃吧,吃完赶紧走。”

一碗方便面端在了对方面前。

“这什么啊?黄不叽叽一卷一卷的这能吃吗?”

“方便面没吃过?这可是个好东西。”

那“人”将信将疑地尝了口道:“哦…是挺好吃的。”

“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

“记得记得!这能忘嘛?戚容!”

“嗯…戚容,你…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吗?”

“咳…咳咳…啥?”戚容差点将面汤喷了谷子一身。

“你你你你你!话不能乱嗦啊?你有见过哪个死人还能像我这样活蹦乱跳还能吃饭的吗?”

“那我问你……除了我还有谁看到见你吗?”

“那是小伙子你心明眼亮,别人都有眼疾咯。”

戚容嘴上虽这么说,之后却安静了下来一声不吭的,谷子静静地站在一旁也没有赶他走的意思。

半晌,戚容开口道:“我…真的死了?”

这种身形有些虚无缥缈,周身还隐约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绿光,是鬼无疑了,可是…谷子看着戚容有些失落的神情莫名有些后悔告诉他。

“……你出现在这附近之前还记得什么吗?或者隐约还记得自己怎么死的吗?”

“不…不记得了,完全就没想过自己已经过世了。”

“自己……是怎么死的啊…”

谷子看他可怜兮兮的趴在餐桌上,心中有了主意道:“要不你暂时住……”

谁知话还没说完,对方眼前一亮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只有你看的见我对吧!那么就说明我们特别有缘!你可以帮我查死因啊顺便你看我这么可怜我就可以留在你家……蹭吃蹭喝?”

谷子收回了刚才愚蠢的想法。

“东西吃完了是吧,大门在那里,请,我就不送了。”

“切…”戚容(又)对谷子做了个鬼脸,却乖乖向门外走去。

嘻嘻嘻嘻嘻嘻嘻…

这人真这么好打发走?谷子有些意外,不过走都走了哪不成还能回来。洗漱完后谷子走进了卧室准备熄灯睡觉。

“Hi!”

谷子还没来得及熄灯就见衣柜上挂下来一个“人”朝他打招呼,正是刚刚谷子亲眼目睹从他家离开的戚容。

“???”

“略略略,你不是说我是鬼嘛,咋还用这么吃惊的眼神看着我?难道说鬼进屋还会给你敲一敲门嘛?”

“嘿嘿嘿嘿这么一想挺方便的哈,我俩去抢银行没准能成为亿万富翁反正没人看的见我,我还能随意穿墙。”

戚容从衣柜上跳了下来,谷子撇了撇嘴从床头柜随意拿了个纸盒子抛给他道:“诺,你拿着这个把它打开。”

戚容莫名其妙的接过并打开:“…然后呢?”

“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哦……噫?”戚容将手伸了进去,却见手指直接穿过了盒子里的东西,根本抓不住。”

“为什么……”

“为什么拿不出来是吧?你没发现只有我碰过的东西你才抓的了吗?”

“emmmm……发现了,那就是即使我能穿墙也抢不了银行了?”

“……嗯”

“怎么听起来你就像我保姆来着?只有你帮我打理过的东西我才能碰,啧啧啧听起来我就像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不过我喜欢。”

“出卧室左拐大门谢谢。”

“别啊,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嘛我出了门还能再穿墙回来的啊,而且我也不占地方的对不对,既然我们这么有缘……嘻嘻。”

“……出卧室右拐客厅。”

“嘿嘿嘿嘿嘿谢谢!晚安了您嘞!”

ps:是新坑!可能跟上一篇某些性格上不太一样,毕竟原著也没详细描写嘛。(是借口)

这篇是完全现代paro,没什么原著线现代线之类的了(啊上一篇你们可能也没发现这个),谷子大概是个灵异小说作家,戚容嘛就是个…鬼?(被打)

这篇可能不长可能也不短,反正我们好好相处啦。:-D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