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怜止水

【薛晓】以暴制暴

*现代paro
*问题学生薛x学生会会长晓
*有原型
*ooc预警
*感觉有bug(被打


“喂,学长去哪儿?”

“……不用你管。”对方的语气里带着那么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耐烦,眼神有些许躲闪,说完便很快的走掉了。

奇怪,平日里晓星尘就算再生气也不会显露在表面上,何况也没见过他生过什么气。

薛洋咬碎了嘴里的糖,闷闷地走回教室。

下午。

薛洋才不是有意跟踪晓星尘的,丢垃圾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医务室,然后手里拿了瓶什么就往对面楼的厕所去了,于是将垃圾桶孤独的留在原地自己跑了。

“学长?”

薛洋突然出现在门口吓得晓星尘差点把手里的医用酒精打翻。

“学长…你脸上怎么回事…”薛洋皱了皱眉感到些许诧异。

“摔…摔的!”晓星尘笑了笑。

“摔的?那…学长下次小心点哈。”

薛洋觉得那笑容有些不对味儿,却没多说什么。

回到教学楼后薛洋怎么想怎么不对,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小矮子…”

“你他妈才小矮子!什么事?有屁快放。”

“哎呀哎呀别生气嘛,你不是消息很灵通嘛问你个事,晓星尘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你看上的人发生什么事跟我有何干系?不知道!挂了!”

随后就是一阵忙音…

“……操”

……

回到家后薛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想着想着就把手里的数学书拧成了麻花。

这位少年,你的逻辑是不是不太对。

这时手机屏幕亮了,来电显示——矮子。

“喂?”

“你下午问我的那事我去查了,晓星尘最近确实惹上麻烦了。”

“嘿嘿不是说跟你没干系嘛?”

“……爱听不听,晓星尘他们学生会不是有个学姐吗?叫什么…我也不记得了,反正隔壁技校的人给看上了…”

“那关我家小星星什么事…”碎碎念。

“闭嘴!接下来才是重点!好巧不巧那学姐跟你看上了同一个人!去表白被拒绝了,好巧不巧还被隔壁技校那人看见了!懂了吧?听说你家那位想以理服人结果可想而知……”

“……那学姐眼光就是好啊。”

“薛洋你再没正经我挂电话了啊?”

“别别别!反正都是道上的人,那干一架不就完了?你说是不是,小矮子?”

随后(又)是一阵忙音…

“?”

其实薛洋最后一句话没有开玩笑,所以,敢欺负老子的人结局只能躺地上。

第二日上午。

薛洋收到了一条短信,金光瑶发来的。

“我找人打听了下,今天下午那帮人还要找晓星尘麻烦,地址我发给你,你自己悠着点儿玩。”

薛洋指甲飞快地跳动着回复了几个字随后给晓星尘发了个短信。

“学长,中午十二点半来一趟图书馆的阅览室,有事。”

晓星尘收到短信后还挺惊讶,薛洋整天没点正事做做,除了睡觉就是打架,竟也会去图书馆,难不成开窍了?

中午十二点二十。

晓星尘吃完中饭回到教室,抬头看了眼钟时间似乎差不多了,笑了笑,从桌肚里摸了颗糖揣进口袋便往阅览室的方向去了。

到的时候,晓星尘看到薛洋正有模有样的在看书,感到一阵欣慰,但看到书名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还想顺便举报一下图书管理员。

什么水晶少男玻璃心???

薛洋显然发现了晓星尘此时的注意非常尴尬的把书合上扔在了一边。

“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事就是想学习了。”

“……真的?”

就凭薛洋刚刚在看的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晓星尘对于“薛洋想学习”这个看法保留观点。

“真的真的,学长你过来坐啊。”

“……”

明明知道对方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但每次都情不自禁的想要去靠近,晓星尘为自己有这种想法头疼。

“喏,这个给你。”晓星尘想了想还是把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手心赫然放着一颗糖。

薛洋想了想之后要对晓星尘做的事,决定拒收。

“……这个啊,学长还是等我回来再给我吧。”

“嗯?什么等你回来…”

“哎呀!学长你这幅眼镜看起来很不错啊!”薛洋不由分说的将晓星尘那副无框眼镜摘了下来。

“薛洋你干什么?快把眼镜还…”

“学长你还是不戴眼镜好看啊。”说着把晓星尘的眼镜往自己脸上戴。

“喂…”

“学长你这眼镜度数不高啊…啧,高三的校服怎么还跟高二的不一样。”

晓星尘刚被摘下眼镜视线还有些模糊,隐约看见薛洋把他的校服外套扯了下后穿上,然后说了句对不起,再然后…视线就彻底变黑了。

下午。

薛洋对金光瑶发来的地址表示不认可。

“三号楼?那帮猴子怎么进去的?那里不是有值班老师吗?”

“大哥翻墙会不会啊?”

“……操。”

三号楼因为是高三备考区所以经常有老师值班,非高三学生不得入内,这也是薛洋为什么要拿晓星尘校服的一小部分原因,但教学楼南北两面,北面有片盲区翻墙根本发现不了,老师也对高三的学生非常有信心没事不会走到北面里面,这就是为什么总有不明外卖出现在学校的原因了。(?)

现在差不多是自修时间段,走廊上没什么人,一路上也没碰到什么值班老师,薛洋很快走进了尽头的厕所。

三号楼一楼厕所常年闲置,但此时里面却烟雾缭绕,薛洋厌恶的翻了个白眼,最里面站了几个人,看起来像是领头开口道:“又他妈来找死啊?”

其余几个附和着笑了起来。

薛洋将晓星尘的眼镜摘了下来,妥帖的放在了洗手台上。

“你这他妈是在干嘛?继续跟我讲道理?”

薛洋低着头抬眼瞥他,那目光冷的骇人,就像在看一死物,着实让那领头的心一惊。

“是啊,跟你讲、道、理。”说着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

领头旁边的一个小弟坐不住了,忍不住开口:“老…老大,这好像…不是晓星尘啊?!”

十分钟后。

薛洋披着晓星尘的校服,戴着晓星尘的眼镜潇洒自如的从厕所走了出来,美中不足的就是脸上蹭破了点皮。

厕所里那几个人就不是蹭破点皮那么回事了,现在基本都躺在地上分享人生阅历。

“站住!你哪个班的?不是高三的就赶紧走,现在是自修时间!”

薛洋显摆似的抖了抖晓星尘的那件校服外套,“老师我高三(1)班的,出来上个厕所而已。”

“哦高三(1)班的啊,那没事了就快回教室……奇怪我怎么觉得你怎么眼熟……”

没等那位值班老师说完,薛洋拔腿就跑赶去图书馆阅览室给他家那位复命。

“……!你不是那个前段时间刚和外校打架被对方校长上门讨说法的那个什么……薛洋!你个小兔崽子给我回来!”

等这位可怜的值班老师回过神来时,那位小兔崽子早就没影了。

薛洋蹑手蹑脚的走到阅览室门口把从外面反锁的门打开。打开后就迎面对上了一张清秀的表情却不是那么一回事的脸。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薛洋憋了一句:“学长,你的眼睛里有小星星…”

“你的脸怎么回事?”

“……摔的!”

晓星尘皱起了眉端详了对方半天,看的薛洋一阵心慌。

“你不会是去……”

“没有!”

“……”

晓星尘有些无奈,早该料到的,这人平时三天两头闹点事,还有个消息灵通的死党。自己这件事情他肯定知道,看这模样应该是去行侠仗义了。

或许是薛洋处理事情的方式不太妥当,晓星尘竟有些恼:“你这样做跟那些人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着呢,他们在地上躺着,我站着嘛。”

听着这话晓星尘笑出了声了,眉头舒展开来,从口袋里重新摸出了那颗糖。

“喏,说好等你回来再给你的,谢谢。”

手心赫然放着一块糖。

“不谢不谢。”

“但是你以暴制暴这种方式解决不了问题的。”

“那学长你就要看制暴到什么程度了嘛。”

据说那日值班老师去北面楼逛了一圈就发现了厕所里不得了的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几个学生在厕所翘课睡大觉,调查之后才发现是外校的学生翻墙搞事情,于是那几个躺地上的小可怜被通报批评了。

反正之后再也没人敢去招惹晓星尘了。(?)


ps:是我名字取的太奇怪了嘛昨天被系统屏蔽啦(躺

评论(8)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