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怜止水

【谷戚】人鬼情未了? 01

*现代paro
*16岁原著线小朋友谷子X23岁现代线化学老师戚容
*假平行世界
*就是一个谷子小朋友莫名秒穿到了现代然后攻略21世纪好(?)老师戚的故事
*大概ooc预警

01
我们的戚老师正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一路潇洒地走到了家门口,在学校憋了一天的市井粗话终于憋不住了。
 
我操了?那个缺心眼的把个小兔崽子丢在老子家门口???
 
显然,戚容的家门口多了个十几岁的少年,衣着也甚是单薄。
 
“起开?”戚容向来不安分的脚在对方腿上踢了踢,也不知那少年真是被戚容踢醒的还是被冻醒的,在微微打了个寒颤后便睁开了眼,缓缓地抬起头对上了戚容的双眼。
 
这一细看才发现,这孩子长得倒是清秀,只是带着稚气的脸还未完全长开,若不是这穿得寒酸,戚容可都要以为是这附近不知那跑来离家出走的学生了。
 
也不知怎么着,看着这少年戚容对他竟有几分熟悉感,一改往日的性格,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坐在他家门口的少年。
 
看着看着竟有了奇妙的念头,这几天好巧不巧瞎捣弄出来的化学试剂似乎有了超合适的小白鼠,搞得好的话还不是一次性的那种。
 
啊,真的是,缘,妙不可言。​
 
“呀~小朋友,要不要和哥哥去屋里坐一坐啊?”戚容弯下了腰努力做出一副河膳的微笑,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蔼可亲。(自认为。)
 
对方竟然没有感到警惕,只是微微一愣,看向戚容时的神情略带诧异和一闪而过的失落后,就乖乖的跟着戚容进了屋。
 
怎么形容?大概就是戚容的品味恐怕再过个八百年也不会变。
 
虽不像他表哥最近住的那个花红柳绿的大房子那样令人难以欣赏,但清一色的绿,好像也不怎么样吧???
 
“随便坐哈?”戚容似乎沉浸在了捉到免费试验小白鼠的喜悦中,反正将少年丢在沙发上后就乐颠颠的跑到了书房。
 
······
 
“嘻嘻嘻嘻,小朋友把这个喝下去,哥哥给你吃糖好不好呀?”戚容满脸灿烂的微笑
 
戚容满脸灿烂的微笑,手上握着一瓶绿油油的试剂欲要往小朋友嘴边凑。
 
看着那颜色诡异的恶心液体,鼻腔里充斥着刺鼻的味道,谷子挑了挑眉。虽然很欣慰爹依旧活蹦乱跳的,但是脑子似乎还是蛮有问题的样子。
 
不过谷子很快就欣慰不下去了。
 
戚容那双修长的手此时却贼兮兮的,似乎真的很想把谷子的嘴强行掰开,再把那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试剂给他灌下去。谷子有点郁闷,明明前几天已经吧爹的魂养的半大了,虽然看起来飘忽不定,实际上已经会说些难听的话了。但是今天早上莫名其妙地掉到了这鸟地方,哪儿都不认识,那就待在原地吧,反正这地儿虽然怪冷的,但是那幢颜色清奇装修风格让人不敢苟同的房子看起来是那么的亲切和似曾相识……
 
好不容易看到了个成人版的爹,结果一见面就要给他灌这种东西。
 
于是谷子小朋友在强烈的求生欲中急中生智——
 
“爹!!!!”
 
好一声千呼万唤想念心切撕心裂肺的孩童的呼喊……
 
可惜谷子刚喊完就后悔了,看到戚容的反应后更后悔了。
 
戚容刚刚那强硬欲做点什么的手此时不受控制地抖啊抖啊抖啊。终于!那瓶该死的液体试剂啪叽一声砸在地上,炸了。
 
“……”好好的地板……怎么就……谷子看着木地板上被试剂腐蚀出的坑坑洼洼,不太适时地忍不住扼腕。
 
但是戚容显然不在意这些。
 
“……我他X的你这个小X崽子你有种他XX的再说一遍???我XXX你全家???”暴跳如雷的戚容手舞足蹈毫无形象一点也不雅观地对着谷子指指点点,嘴上顺溜地问候了对方列祖先宗所有女性祖先一遍。
 
我我我全家有你一份儿的呀爹……谷子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一脸乖巧地保持了沉默。
 
但戚容很快就安静下来了,因为对方他X的屁大点反应都没有仅仅是乖笑但不说话,也不知是遗憾还是恶心的复杂目光看着地上那摊冒着烟气的莫名液体。然后……仔细一看对方的脸好像有点红了……
 
我操了???神经病吧???贪图老子美色???
 
不过,在仔细一想有个便宜儿子捡的好像也不赖?就跟养条小猫小狗差不多吧应该?便装模作样地轻咳了一声,道:“你……你叫什么?刚刚为什么叫我‘爹’?”
 
“我叫谷子,”小朋友仰起脸拿自己那双稚气未脱的眼睛看着戚容,“你就是我爹啊!”
 
胡扯!都他XX的在胡扯!疯了!完了,这孩子疯透了,我他X的比老子还疯这瓜娃子没救了!(戚大佬这就是您老人家手把手教出来的呀?)
 
……
 
不知是戚容哪根筋搭错了,还是突然良心复活父爱泛滥被小朋友那双天真无邪的招子蒙蔽了双眼和内心,总之,在谷子那一声诡异的“爹”后,谷子小朋友今晚成功入住戚容家了。
 
当晚,戚容做了个诡谲的梦——
 
梦里,他是个比现在还要疯的疯子,好像还是个鬼?也有个大表哥,大表哥也有个红色的男朋友,哇哦老子还害怕哦?大表哥给的那黑漆漆的玩意儿能吃?呸呸呸说重点。
 
重点就是自己捡了个便宜儿子,哎对就跟下午蹲老子家门口温地板的那个小X崽子很想,叫叫叫……谷子?反正自己对他又打又骂的,哇戚容自己都要看不下去了,好凶哦嘻嘻嘻嘻。唉这个小崽子还跟戚容跟的特别紧,到哪儿搞事情屁股后头都跟了这么个小尾巴,又是当挡箭牌又是当人质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后来自己对他还挺好的,哇老子这么说自己真的要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哦后来自己作死不过还救了他一命……X的老子这么厉害的吗?然后……然后……死了。
 
等等等????我他X的??死了?????
 

评论(10)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