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怜止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我文章名字取的太可爱了嘛,文章暂时被屏蔽啦【躺平】

【薛晓】以暴制暴

*现代paro
*问题学生薛x学生会会长晓
*有原型
*ooc预警
*感觉有bug(被打


“喂,学长去哪儿?”

“……不用你管。”对方的语气里带着那么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耐烦,眼神有些许躲闪,说完便很快的走掉了。

奇怪,平日里晓星尘就算再生气也不会显露在表面上,何况也没见过他生过什么气。

薛洋咬碎了嘴里的糖,闷闷地走回教室。

下午。

薛洋才不是有意跟踪晓星尘的,丢垃圾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医务室,然后手里拿了瓶什么就往对面楼的厕所去了,于是将垃圾桶孤独的留在原地自己跑了。

“学长?”

薛洋突然出现在门口吓得晓星尘差点把手里的医用酒精打翻。

“学长…你脸上怎么回事…”薛洋皱了皱眉感到些许诧异。

“摔…摔的!”晓星尘笑了笑。

“摔的?那…学长下次小心点哈。”

薛洋觉得那笑容有些不对味儿,却没多说什么。

回到教学楼后薛洋怎么想怎么不对,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小矮子…”

“你他妈才小矮子!什么事?有屁快放。”

“哎呀哎呀别生气嘛,你不是消息很灵通嘛问你个事,晓星尘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你看上的人发生什么事跟我有何干系?不知道!挂了!”

随后就是一阵忙音…

“……操”

……

回到家后薛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想着想着就把手里的数学书拧成了麻花。

这位少年,你的逻辑是不是不太对。

这时手机屏幕亮了,来电显示——矮子。

“喂?”

“你下午问我的那事我去查了,晓星尘最近确实惹上麻烦了。”

“嘿嘿不是说跟你没干系嘛?”

“……爱听不听,晓星尘他们学生会不是有个学姐吗?叫什么…我也不记得了,反正隔壁技校的人给看上了…”

“那关我家小星星什么事…”碎碎念。

“闭嘴!接下来才是重点!好巧不巧那学姐跟你看上了同一个人!去表白被拒绝了,好巧不巧还被隔壁技校那人看见了!懂了吧?听说你家那位想以理服人结果可想而知……”

“……那学姐眼光就是好啊。”

“薛洋你再没正经我挂电话了啊?”

“别别别!反正都是道上的人,那干一架不就完了?你说是不是,小矮子?”

随后(又)是一阵忙音…

“?”

其实薛洋最后一句话没有开玩笑,所以,敢欺负老子的人结局只能躺地上。

第二日上午。

薛洋收到了一条短信,金光瑶发来的。

“我找人打听了下,今天下午那帮人还要找晓星尘麻烦,地址我发给你,你自己悠着点儿玩。”

薛洋指甲飞快地跳动着回复了几个字随后给晓星尘发了个短信。

“学长,中午十二点半来一趟图书馆的阅览室,有事。”

晓星尘收到短信后还挺惊讶,薛洋整天没点正事做做,除了睡觉就是打架,竟也会去图书馆,难不成开窍了?

中午十二点二十。

晓星尘吃完中饭回到教室,抬头看了眼钟时间似乎差不多了,笑了笑,从桌肚里摸了颗糖揣进口袋便往阅览室的方向去了。

到的时候,晓星尘看到薛洋正有模有样的在看书,感到一阵欣慰,但看到书名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还想顺便举报一下图书管理员。

什么水晶少男玻璃心???

薛洋显然发现了晓星尘此时的注意非常尴尬的把书合上扔在了一边。

“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事就是想学习了。”

“……真的?”

就凭薛洋刚刚在看的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晓星尘对于“薛洋想学习”这个看法保留观点。

“真的真的,学长你过来坐啊。”

“……”

明明知道对方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但每次都情不自禁的想要去靠近,晓星尘为自己有这种想法头疼。

“喏,这个给你。”晓星尘想了想还是把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手心赫然放着一颗糖。

薛洋想了想之后要对晓星尘做的事,决定拒收。

“……这个啊,学长还是等我回来再给我吧。”

“嗯?什么等你回来…”

“哎呀!学长你这幅眼镜看起来很不错啊!”薛洋不由分说的将晓星尘那副无框眼镜摘了下来。

“薛洋你干什么?快把眼镜还…”

“学长你还是不戴眼镜好看啊。”说着把晓星尘的眼镜往自己脸上戴。

“喂…”

“学长你这眼镜度数不高啊…啧,高三的校服怎么还跟高二的不一样。”

晓星尘刚被摘下眼镜视线还有些模糊,隐约看见薛洋把他的校服外套扯了下后穿上,然后说了句对不起,再然后…视线就彻底变黑了。

下午。

薛洋对金光瑶发来的地址表示不认可。

“三号楼?那帮猴子怎么进去的?那里不是有值班老师吗?”

“大哥翻墙会不会啊?”

“……操。”

三号楼因为是高三备考区所以经常有老师值班,非高三学生不得入内,这也是薛洋为什么要拿晓星尘校服的一小部分原因,但教学楼南北两面,北面有片盲区翻墙根本发现不了,老师也对高三的学生非常有信心没事不会走到北面里面,这就是为什么总有不明外卖出现在学校的原因了。(?)

现在差不多是自修时间段,走廊上没什么人,一路上也没碰到什么值班老师,薛洋很快走进了尽头的厕所。

三号楼一楼厕所常年闲置,但此时里面却烟雾缭绕,薛洋厌恶的翻了个白眼,最里面站了几个人,看起来像是领头开口道:“又他妈来找死啊?”

其余几个附和着笑了起来。

薛洋将晓星尘的眼镜摘了下来,妥帖的放在了洗手台上。

“你这他妈是在干嘛?继续跟我讲道理?”

薛洋低着头抬眼瞥他,那目光冷的骇人,就像在看一死物,着实让那领头的心一惊。

“是啊,跟你讲、道、理。”说着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

领头旁边的一个小弟坐不住了,忍不住开口:“老…老大,这好像…不是晓星尘啊?!”

十分钟后。

薛洋披着晓星尘的校服,戴着晓星尘的眼镜潇洒自如的从厕所走了出来,美中不足的就是脸上蹭破了点皮。

厕所里那几个人就不是蹭破点皮那么回事了,现在基本都躺在地上分享人生阅历。

“站住!你哪个班的?不是高三的就赶紧走,现在是自修时间!”

薛洋显摆似的抖了抖晓星尘的那件校服外套,“老师我高三(1)班的,出来上个厕所而已。”

“哦高三(1)班的啊,那没事了就快回教室……奇怪我怎么觉得你怎么眼熟……”

没等那位值班老师说完,薛洋拔腿就跑赶去图书馆阅览室给他家那位复命。

“……!你不是那个前段时间刚和外校打架被对方校长上门讨说法的那个什么……薛洋!你个小兔崽子给我回来!”

等这位可怜的值班老师回过神来时,那位小兔崽子早就没影了。

薛洋蹑手蹑脚的走到阅览室门口把从外面反锁的门打开。打开后就迎面对上了一张清秀的表情却不是那么一回事的脸。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薛洋憋了一句:“学长,你的眼睛里有小星星…”

“你的脸怎么回事?”

“……摔的!”

晓星尘皱起了眉端详了对方半天,看的薛洋一阵心慌。

“你不会是去……”

“没有!”

“……”

晓星尘有些无奈,早该料到的,这人平时三天两头闹点事,还有个消息灵通的死党。自己这件事情他肯定知道,看这模样应该是去行侠仗义了。

或许是薛洋处理事情的方式不太妥当,晓星尘竟有些恼:“你这样做跟那些人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着呢,他们在地上躺着,我站着嘛。”

听着这话晓星尘笑出了声了,眉头舒展开来,从口袋里重新摸出了那颗糖。

“喏,说好等你回来再给你的,谢谢。”

手心赫然放着一块糖。

“不谢不谢。”

“但是你以暴制暴这种方式解决不了问题的。”

“那学长你就要看制暴到什么程度了嘛。”

据说那日值班老师去北面楼逛了一圈就发现了厕所里不得了的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几个学生在厕所翘课睡大觉,调查之后才发现是外校的学生翻墙搞事情,于是那几个躺地上的小可怜被通报批评了。

反正之后再也没人敢去招惹晓星尘了。(?)

【薛晓】皮这一下不开心

*现代paro
*问题学生薛x学生会会长晓

*ooc预警


“喂喂扫地的都快点,学生会的要来检查了。”

随着走廊尽头传来渐近渐响的脚步声,教室里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领头的是学生会会长,带着股月明风清的清冷气质,礼貌性的叩了两下门走了进来。

薛洋嚼着糖趴在桌子上补觉被临桌的同学戳醒。

“学生会?检查卫生?”薛洋睁眼就见晓星尘从门口走了进来,顿时睡意全无,说着将手放进了桌肚,摸了半天摸出了张糖纸扔在了地上。

不知是巧合还是还是某人故意而为之,学生会会长看向了那嘴角抽搐便朝薛洋那走去。

而此刻,干完好事的薛大爷翘着二郎腿望向窗外。

“你的垃圾,捡起来。”

声音也好听,薛洋心道。

便放下二郎腿坐端正,故作委屈的语气但表情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儿道:“学长,不在我手上不算我的。”

晓星尘推了推眼镜,心道,胡扯。还觉得这话有那么点不对味。

“行吧,那总是你碰过的,你碰过的就算你的,捡起来。”

薛洋眉毛一挑眯了眯眼道:“那学长你再走过来一点。”

晓星尘无奈,又走近了些。哪知,薛洋突然站起来碰了碰晓星尘的肩。

“学长,你是我的…”

晓星尘惊到,这个人在说什么?

薛洋笑着看到对方的诧异的神情接着开口道,

“垃圾。”

“……”

晓星尘故作镇定的扫了眼对方课桌上仅有的一本联系簿。

“…薛洋是吧?”

“嗯哼?”

“扣分。”



【谷戚】游乐园二三事 下

*现代paro
*16岁原著线小朋友谷子X23岁现代线化学老师戚容
*假平行世界
*就是一个谷子小朋友莫名秒穿到了现代然后攻略21世纪好(?)老师戚的故事
*大概ooc预警
*人鬼情未了20

20

游乐园里鞋还是挺好买的,什么主题公园啊,激流勇进啊附近,谷子随便兜了几圈就提着鞋回来了。

……

“我他妈这什么啊!猪头?!你怎么会买这种鞋?”谷子买来的鞋,鞋头赫然顶着两个憨憨的猪头,就连品味低下的戚容都看不下去了。

“爹不觉得这鞋很可爱吗?就像…爹一样。”谷子后半句故意压低了些,笑眯眯的望着戚容,戚容也没怎么细听,只觉这小子在嘲讽他,便有些恼,意志坚定地嚷道:“我戚容!就算走到腿残,死外边,从这跳下去,也绝不会穿一次这双破鞋的!”

谷子才不管这么多,按住戚容,不顾对方的嗷叫就把那双鞋非常优雅地往戚容脚上套。

……【真香警告】

“唔这双鞋穿起来还挺舒服的…”溜达在前面的戚容发表了下产品质量体验,说完后似是想起了什么,老脸一红,弯下腰想把鞋脱下来坚守一下自己五分钟前的意志坚定。却被谷子强行掰正,还被补了一句:“别闹。”

“哦。”戚容乖乖收回了手。

“嗯???”然后又发现哪里不太对。

老子为什么要听儿子的???

两人在游乐园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会,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拉住谷子的衣角就往前加快了速度。

“走,爹带你去个好地方!绝对好玩!”

“哪里?”

“鬼屋。”

“……”

戚容忽然发现身后那人拉不动了,又试图扯了扯,还是不动,疑惑的回过头却被谷子的表情吓到了。

谷子那称得上是兴奋的神情望向戚容道:“里面真的有鬼吗?”

“…哈?”戚容唯物主义和身为一名科学老师的身份似乎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但还是心平气和的道:“第一次来鬼屋?”

默认。

“哦这样啊…”戚容的神色忽然像是布满了狡黠二字,“对,里面真的有鬼,特别吓人。如果怕的话就和爹说,我们就不去好了。”

“要去。”

“……”

戚容一直感觉谷子哪里跟别人不太一样,但又说不上来具体是哪。现在好像发觉了哪里不太对,虽然谷子很聪明,但一些常识,基本为零。

就像是…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

第一次遇见谷子的那天晚上做的梦又浮上脑海,那比现在稚嫩许多的孩子哭着叫着喊着他,那随风而逝的他…

“爹?”谷子的手在戚容面前挥了挥,思绪被打断,戚容彻底回过神来。

“啊…啊?怎么了?”

“刚刚看爹愣了好久,没事吧?不是说去鬼屋吗?”

“没…没事,走吧。”

……

“便宜儿子,你有没有觉得挂墙上的这些…很像猪蹄?”

“…嗯?”谷子此时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挂在鬼屋门口两边一黑一白的两个小人上了,总觉得…右边那个白的像… 拿着扇子呼呼几下就能刮风的…是叫风师吧?另外那个黑的很像比爹胃口还大,听说是风师最好的朋友,现在又不知道跑哪里去的地师……里面真的会有鬼界的那些小鬼吗?

结果当然让谷子大为失望。对谷子来说里面除了嘈杂了些相当于什么都没有。带着鄙夷的目光一路走下来,唯一值得高兴的是,刚还在门口吹牛逼扯淡的爹,进去之后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就差扑到谷子怀里咿呀呀呀了,凄惨的嗷叫声,嗷的比女鬼还吓人,谷子只能一路安慰他:“别怕啦,都是假的啦,爹别哭了。”顺便乘机搂了戚容一路。:-D

等从鬼屋出来后,谷子得到的回应:“谁他妈哭了!老子才不怕,老子叫是因为在向他们示威!”

行行行,你最他妈牛逼了。

反正最后,此次春游算是圆满结束了,只不过回来的路上,戚容的猪头鞋被嘲讽了一路,让戚容很不爽就是了。

cookie

前往鬼屋的途中谷子忽然停下来了。

“爹,待会我能吃豆腐吗?”

还在思考人生的戚容,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愣住了,下意识的回答道:“!?你要吃谁的豆腐?”

“……?”谷子感到疑惑,伸出手指了个方向,戚容猛然往那个方向看。

对面的小吃街正在卖油炸豆腐。

哦原来是这个豆腐……

“……行,待会你从鬼屋出来想吃多少吃多少。”

ps:游乐园的鬼屋真的是一级无聊。

【谷戚】游乐园二三事 上

*现代paro
*16岁原著线小朋友谷子X23岁现代线化学老师戚容
*假平行世界
*就是一个谷子小朋友莫名秒穿到了现代然后攻略21世纪好(?)老师戚的故事
*大概ooc预警
*人鬼情未了19


19

游乐园入场处。

今天春游,谷子本想请假,因为鬼知道游乐园是什么狗地方?听起来似是玩乐的,但还是被爹用什么学校集体活动怎么请假啊理所应当的借口硬带出来了。

“现在开始自由活动,下午两点半在这里集合!”等戚容喊完学生们早就溜干净了,只剩谷子一个人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样子,试图把他拉走的学生都没成功,灰溜溜的走了。

戚容向他走去,四处张望了下确定学生们都走远了略带戏谑道:“怎么?在等我?”

谷子朝他笑了笑,眉眼间却带着几分困惑却也没逃过戚容的眼睛。

“你…不会是第一次来游乐园吧?”

谷子眼神瞥向别处,算是默认了。

“没事没事,爹带你玩!”戚容安慰似得拍了拍谷子的背,随后往前走,示意谷子跟上。

谷子跟在戚容身后嘴角上扬着,若是戚容此时回头,怕不是又要觉得某人垂涎他的美色了。

……

“我他妈老子在这站了两个小时了?怎么才挪了几步路?”戚容排队排到崩溃,差点没控制住情绪扑到谷子身上嗷叫,但排在前面的几个学生老往自己这瞅,让戚容牢记为人要有师德,要矜持。

矜你妈了个几持。谷子已经任由戚容抱着他的裤腿蹲在地上嗷叫。他只需要负责拖爹带口往前走就行了。

“di…老师,要不别…叫什么来着…过山车了?不差这一次的对吧?”谷子试图开导戚容。

“不对!不对!不对!老子也从来没坐过过山车,看他们在天上嗷叫,那肯定贼他妈有意思了!不管不管!就是要坐过山车!”

行吧,爹你开心就好。

或许可以用上功夫不负有心人,当然,有心人指的肯定不是戚容这种搭拉在人家腿上的奇行种。总之,已经坐上过山车的座位了。

戚容看起来异常兴奋,胸有成竹(?)的坐在座位上滔滔不绝起来:“便宜儿子呐,待会儿千万别慌,过山车这种东西就是爹没坐过,那也是小意思。肯定贼他妈刺激!实在不行的话你待会握住我的手就好啦⋯(balabala⋯⋯”

谷子看着戚容眉飞色舞的说着,别的话想听都听不清楚,倒是握小手这句话听得真真切切,戚容似是感受了什么格外炽热的目光,悬在半空中的手暗戳戳的缩了回来。
半晌讪讪地补了一句:“别…别多想哈…哈哈哈哈哈。”

这时过山车开始运作了,缓缓地向前驶去。

话唠戚没憋住,幽幽地道:“噫?速度这么慢的m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袭来,戚容逆着疾风骤然闭上了眼,心中咆哮道:???老子不会死在半空中吧?我他妈?这跟想象的不一样啊啊?这不是刺激,是寻死啊啊啊?引着疾风生理泪水不受控制的开始往眼角外淌。

死死抓住把手的手在失重的那么一瞬间松开了,感受到的居然不是惊慌与恐惧,而是一种…安心?啥被一只温热的手紧紧的握住了,戚容引着风努力地睁开了半只眼望向谷子,对方的神情称得上是倘然自若,也正好看向了自己,戚容迷迷糊糊间听见谷子的声音。

“别怕。”

戚容连忙低头,惊慌失措的发现自己的脸有些微微发烫,心脏比以往更快的跳动着,就是是在证实刚刚那不是错觉,已经完全不敢往谷子那边看了,对方握着自己的手竟也没松开,反而握的更紧了,但坐过山车好像真的没有方才那样惧怕了。

…刚刚那是什么感觉…心动吗?

过山车的速度已经开始放缓下来,快驶入终点时,谷子握住自己的那只手非常自然的松开了,自然到…仿佛就是理所应当的一样。

戚容非常庆幸再次踩到了有实质感的木头地板,但很快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太对……鞋呢?老子的鞋呢???终于他妈的明白了为什么有人坐过山车要脱鞋了?还真他妈会掉啊?刚刚那点春天的小心思早随着鞋的消失不知道烟消云散到哪里去了。

“…老师?”谷子理完东西后发现戚容的脸色有点不太对劲。

“嗯?”戚容讪讪的将目光从脚上收了回来。

谷子发现了问题的所在,有些哭笑不得的神情向戚容走去,戚容下意识的向后退,挂空档的脚实实的在做工“考究”的地板上绊了一跤,给了谷子一个完美地接住戚容的机会,谷子瞬间笑的让戚容有了想打他的冲动,闷闷地道:“干…干什么?”

谷子顺势将戚容抱了起来,笑着回道:“当然是给爹买鞋去咯。”

戚容刚刚那烟消云散没多久的小心思又不小心汇聚在了一起。啊,可恶。

【谷戚】关于互立规矩

*现代paro
*16岁原著线小朋友谷子X23岁现代线化学老师戚容
*假平行世界
*就是一个谷子小朋友莫名秒穿到了现代然后攻略21世纪好(?)老师戚的故事
*大概ooc预警
*人鬼情未了17-18

17

“爹…”

“爹!!”

“爹???”

此时,谷子正看似可怜巴巴的缠着戚容,戚容也不恼,只是怎么甩也甩不掉于是开口道:“行了行了,不就是讲课的时候不骂人嘛,老子不骂就是了。”

“真的?不许赖皮,不然就不喜欢爹了。”

“去去去,一边凉快去,谁要你喜欢了。”

……

“我他妈这种狗*成绩是人能考出来的?你们一个个脑子怕不是都进水了吧?…balabala…”戚容唾沫横飞凶的讲台下的新生一愣一愣的。

戚容刚想继续骂时,只听讲台下某个不怕死的咳了一声,不轻不响地说道:“di…戚老师?全班像是看死人的眼神齐刷刷的转向那个男生。

戚容却似是想起了什么僵硬的瞥了眼谷子,随后心虚的低下头,吧唧吧唧的抹了抹嘴,清了清嗓子开口道:“那个…请,同学们把课本翻开到第三十一页,今天要讲…(balabalabala…”

全班面面相觑,发生什么了?怎么不骂了?您倒是继续啊?

谷子偷眼看着装模作样上课的戚容,低头笑着,眼底尽是只属于对方的温柔。

据说,从这以后,戚容教课的质量和风评倒是直线上升…

18

戚容觉得,自从谷子到了高中部,真的,方便了很多。

这天中午,戚容正优雅的吧唧着饭。忽然,对面就坐下了个人。

“爹…老师,我坐你对面可以吧?”

戚容瞥了眼心想,你他妈坐都坐了还问个球。

“可以可以,你开心就好。”

语毕,谷子看起来很开心,戚容便暗戳戳的想,跟我在一起就这么高兴的嘛?…哎多好看的一张脸,放着这么多妹子不撩,非吊死在我这棵老树上不放…

说妹子妹子就来。

“戚老师,我们能坐这嘛?”食堂人太多了…实在是找不到空位了。”

人多?多你个头!

“没事没事,你们坐这吧。”

Emmm…这几个妹子怎么老是看我家便宜儿子?有什么好看的,怎么还有事没事和他搭话?有什么好聊的…老子就知道,你们一个个贪图便宜儿子的美色,噫?为什么又看老子?老子可没什么美色可图…

戚容有点小情绪了,等那几个妹子走后,戚容对谷子道:“这不公平。”

谷子一愣,戚容继续说道:“你看你让我在学校里不许骂人,那我是不是可以在学校里给你立规矩啊?”

谷子笑道:“好啊,那爹你说要给我立什么规矩。”

“不…不许在高中谈恋爱。”戚容超严肃,但说完之后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谷子眉毛一挑,嘴角有些抽搐,用一种奇妙的眼神看着戚容。

“嗯?怎么不乐意了?”戚容不知哪来的火气撇了撇嘴,“略略略,我就说吧,想谈恋爱了是吧?爹告诉你,不存在的。”

谷子的表情变得更加微妙了,似乎还带了些严肃,低声说:“爹,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我说我喜欢你啊,也只会喜欢你啊,要谈恋爱也是和爹谈,这条规矩…我可能做不到。”

戚容老脸一红,忙改口道:“不…不是,我除外。”说完又感觉哪里不太对。

谷子努力维持住嘴角的抽搐:“哦?”

不许在高中谈恋爱,除了你?谷子嘴角疯狂乱他妈上扬。

戚容似是发现了刚刚自己说的话有歧义,又忙道:“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这个…那个…Emmm…”

谷子静静看着戚容等他把话说完,戚容却支吾不出什么了只得道:“得,你当爹啥也没说过。”

戚容内心:求您吊死在我这棵老树上,吊死!

【谷戚】关于新生报道前后

*现代paro
*16岁原著线小朋友谷子X23岁现代线化学老师戚容
*假平行世界
*就是一个谷子小朋友莫名秒穿到了现代然后攻略21世纪好(?)老师戚的故事
*大概ooc预警
*人鬼情未了14-16

14

谷子临近中考,戚容也忙着给高考狗们复习,两人成天溺在一起的时间却也没变少。

“快中考了是吧?有什么薄弱科目,或许爹可以给你补补?”戚容难得的主动了一次。

“没…”谷子似是想起了什么,话锋一转,“没什么,就…这题有点不太懂…”

“啊我看看…这题你就这样…(balabala…”

“还有这题…”

“哦,这种题啊,你就(balabalabala……”

“这个!这个!”

“…这都不会?那你怎么中考?你就把这个代进去,然后(balabala……”

……

“还有这……”

谷子笑的一脸灿烂,正准备瞎几把继续乱点题的时候居然被戚容打断了。

“停停停!怎么这么多问题?我看你成绩不差啊?…难不成都是抄的…?”

戚容抬头看了眼钟,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道:“你不会是在拖我跟你在一起的时间吧……”

谷子习题本一合,笔一扔,灿烂的默认了。

15

谷子高中第一志愿填的是这所学校的高中部M中,第二志愿也是,第三志愿…还是,戚容想打爆他的狗头。

好巧不巧这届高三戚容带完就是带新一批的高一学生,好巧不巧如果谷子考上了,那就会是高一新生的其中一个,也就是说,谷子对自己毛手毛脚的机会就更多了……

然后,谷子就真的考上了高中部,好巧不巧还是戚容带的那个班。

“爹,我这么努力考上来了,好歹有点什么奖励的对吧?”

“没有,滚。”

新生报到这天的谷子特别委屈,特别。

16

办公室内。

戚容目光挑剔的翻阅着新一批的学生册,当翻到谷子的那一页时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眉眼间带着些许笑意。

“报告。”

“请进。”

“???怎么(又)是你?”戚容手忙脚乱得把学生册合上塞到了笔记本下,故作镇定的端坐(?)好。

但是,谷子还是看到了,包括戚容那眉眼间的笑意,顿时灿烂。

“才这么一会儿不见,爹就想我了?”

“放屁!没有!滚滚滚滚出去!”

将谷子强行推到门外去后,心想,噫,怎么有种小鹿乱撞的感觉?但很快就被他否认了。这只是翻车之后的慌张感……吧。

【谷戚】人鬼情未了? 12-13

*现代paro
*16岁原著线小朋友谷子X23岁现代线化学老师戚容
*假平行世界
*就是一个谷子小朋友莫名秒穿到了现代然后攻略21世纪好(?)老师戚的故事
*大概ooc预警

12

我操了,我真的操了,今天初中部下课这么早的吗??还是我吃太久了??
 
戚容边跑还不忘啃一口热乎着的鸡腿,不知不觉便跑到了操场边上的小树林里。
 
emmmmm……跑这么快干什么?小兔崽子怎么可能追得上……
 
“爹。”
 
???我操了……
 
“哈哈哈今天的风儿可真喧嚣呐……”
 
“爹,为什么要跑?”
 
啊为什么啊?我也不知道啊哈哈哈……因为你要叫我爹哈哈哈哈……
 
“我……”戚容突然想起自己嘴上还叼着鸡腿,赶紧扒下来,抹了抹嘴。
 
也不知是谷子看不下去了还是怎么着,给戚容了张纸巾让他擦嘴。
 
“啊谢谢呐。”戚容神志不清的接了纸巾,正打算往嘴上抹,还没抹上,唇却提前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的温热,但却没有持续很久,蜻蜓点水般略带青涩的便离开了。
 
“爹真傻……”
 
????我他妈你他妈,我去你妈!你他妈还说不是贪图老子美色,这他妈石锤了啊,谋,谋杀亲父啊!
 
戚容憋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和谷子大眼瞪小……哦,只是戚容单方面的瞪,谷子倒是在一边悠哉悠哉地盯着戚容笑得宠溺。
 
“我……你……老子我……”
 
“恩?爹有什么事吗?”角度完美的微笑。
 
还他妈给老子装蒜?啊??翅膀硬了???
 
 
“嗯,这件事,我们回家慢慢聊?”
 
“好啊~”
 
戚容被他看的有些发毛,连忙打发道:“快他妈给老子吃饭去!”
 
谷子愉悦的答应了,走之前还不忘在戚容的脸上轻轻的啄了一下,然后潇洒离去。
 
这他妈是什么得寸进尺啊?他脑补着自己的未来,感到一阵恶寒。
 
13

“爹,我们可以聊了吧?”谷子说他有点小开心。
 
“可以可以没问题……”戚容说他有点小害怕。
 
“……”
 
戚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谷子的表白,自己确实也喜欢他,但年龄差距以及各种问题因素摆在他面前,真的让他不敢抬头看前者。
 
片刻,戚容抬起了头,望向了对方,这是他第二次这么仔细的看向谷子,第一次,是在刚把他捡回家的那一次,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竟不是嫌弃,而是一种微妙的熟悉。就算自己再瞎,也能发现,平时的衣食起居都是那个比自己小八岁的少年在打理;就算在瞎,应该看出了他看向自己那眼神中比他人多出一分的温柔……就算再迈进一步,又何妨?但是摇摆不定的未来摆在他的面前,不是不想,是不敢。
 
终于,戚容开口:“我……”还未语毕,谷子就捂住了他的嘴,眼底带着一丝黯淡的笑着,似是知道了结果般地道:“爹,还是算了,这个问题以后可以慢慢回答……”
 
以后?慢慢?怎么个回答法?
 
但戚容还是默认了下来。

脑内谷戚
很龌龊的画技了
我绝对不会说我不写文的时候干嘛去了…最后祝您腰好腿好…哦不是,520快乐!

【谷戚】人鬼情未了? 11

*现代paro
*16岁原著线小朋友谷子X23岁现代线化学老师戚容
*假平行世界
*就是一个谷子小朋友莫名秒穿到了现代然后攻略21世纪好(?)老师戚的故事
*大概ooc预警

11

幸好初中部和高中部的午饭时间是错开的,不然我们的戚老师也不会潇洒帅气风流倜傥,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地从正门走进食堂。

戚容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和谷子的这些事,所以只能躲一秒是一秒啦哈哈哈哈哈哈……

“喂,如果有人看上我了怎么办?”戚容难得正经地问某老师,某老师一口橙汁差点喷戚容一身。

“呸呸呸!你被人看上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某老师避嫌似地往后挪了挪。

“……老子不是那个意思!……我……”戚容眼神恍惚,似乎不知如何开口,说着说着脸竟然有些变红。

“我操了,你今天神志不清了吧?我可都听你们班的学生说了,‘哇,戚容他一节课一个脏字都没说,简直和人正常人一模一样!’”

“……”

“行了行了,你想问我怎么办是吧,喜欢就同意,不喜欢就跑啊,多大点事,被你别扭成这样。”

“情况有点复杂……”

“是你上次那便宜儿子?”

“卧槽你很懂吗???你怎么知道的???”没等某老师回答,戚容就从凳子上跳起来,伸手捞过一只鸡腿,跑了……跑了……

“???”某老师在原地喝冷风,这时,又一道身影从他面前疾步走过,是谷子,看表情……有故事。

某老师心想:今天好他妈冷啊。